獾922

山林的鬼魂都变成了乌鸦

这夜晚灯火通明吞噬了我墨色的土壤,我在这黑色里游荡着,等来你靠近的微弱烛光,这树下生长的蘑菇败坏了我变绿的臂膀,靠近一些靠近一些,让我能看清你清瘦的模样。这喧嚷的世界撕裂了我大部分的安详,它逼迫我咆哮着直到指甲长长,黑色的羽毛覆盖我毛发生长的地方,下一刻我就要起飞了,在我碰到你脸庞的时候你不要慌张,你一定要清醒的走到光明里告诉这个世界,山林的鬼魂都变成了乌鸦,山林的鬼魂都变成了乌鸦。

《给向前奔跑的大个子机器人》


向前走一点,向前走一点,记住这种光,你往后不一定再见到了,你下次见到的太阳光芒,一定是彩色的,连同空气里面晃动起来的粉尘,都是彩色的,你要闭着眼睛,才能想起最初光芒白色的样子。
    下次你见到的整个世界,一定一片繁华,拥挤着生机盎然的各种生物,吞灭掉了世界上所有的土壤,所有的生物都在向上生长,汲取阳光,你身上一定也长满了苔藓,它们钻进了你的皮肤,在你灼热的体温下抽取你身上的水分。
        你能停下来么,停下来,在我旁边,你本质上需求的,就那么一点点而已,我本质上需求的也就是那么一点点而已。
        可是我也停不下来了,所有的生物都在向一个方向前进,我就想靠近你那么一点点,为了那么一点点靠近,我拼尽了所有力气,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前方,我们都在变得腐朽和僵硬吧,在这一个轮回里面加速着时光的流逝。
      不能停下来么,停下来,背向向前涌动的浪潮,我所有需求的只是一个小小的拥抱。

骑士

你还记不记得,
那日夕阳色暖,
冬季的黄昏摇晃着   所有干枯的野草,
你骑暗红高大的马匹,
踩踏着摇曳彩色旗帜    落在石子上的影子
走进王国,
你把身上的铠甲
连同带着的 远方的尘土
一并卸下来
你说
远方夕阳下坠的
悬崖边上,
我找到了时间停滞的方法。
悬崖下游荡着的黑暗
在我脚边安顿下来。

那些放射着的光辉里面,
我总是
看见焚烧着的白色翅膀
火焰燃尽,
就剩下无尽的冬天和黑暗。

消散

我等待的所有盛开的时光,都在忙碌的隧道里面被碾成了粉末,我现在能想得起来的,是那时候我准备全部付出,后来却慢慢郁结起来的心情。
那时候我提心吊胆的,行走在是一个建在悬崖上的小镇里,去寻找一个很久没联系,已经快要失去了联络的人,初春阴雨的晚上,我在小镇旅店昏暗的烛光下,整理我收集到的信息,我右边眼皮一直在不停的跳动,在我出生的地方,右边眼皮跳动意味着有不好的事情发生,是一种不详的预兆,可是我知道,这完全是自己身体疲惫的某种反应,有好几个晚上,我在火堆旁,在烛光下,一直在研究她留下的蛛丝马迹,并研究顺着我发现的这些点,连成的路线会通往哪里,有好几次我的线索断在一些点上,再也前进不了,也关联不起来,他们散开,像少了几张关键图片的拼图,我就在那个时候眼皮不停的跳动,于是我就停下来,闭上眼睛,一边回想漏了什么东西一边休息。
这个时候这个国家的动乱还没有开始,一切都看起来欣欣向荣,大部分人员流向大的都城,所有人都怀揣着巨大的梦想和欲望,路途上你都可以看到人们匆忙赶路的样子,或者是做生意或者是赶去买东西,你在这些行人的眼睛里可以看到闪着光的东西,他们中的大部分人讲话的时候,口气中总是用一直叫嚣着的口吻,谈论着去过的远方和奇遇,或者各种伟大的计划,我在这种节奏里面多少会有些急躁起来。
我在路途上遇见的朋友Z,叫我放弃,他说这个世界这么大,你不可能找得到一个想隐藏自己的人,而对于这种快节奏的生活,忘掉一个人其实是件很简单的事情。

“可是我们后面断断续续的有一些联系啊”,我说,“她有传达给我某些信息,只是感觉起来很神秘”,我拿着纸片,一张一张的摆在朋友面前。我之前放飞了好几只乌鸦,带着我写给她的信,它们中一些会飞回来,送来这些纸片。

“说不定她有什么不便的地方,或者难言之隐”
是你太爱空想了,Z说,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的还要实际和复杂。他边说边把我面前的水喝掉,好像跟我说完全是在浪费唇舌。
但我的生活经验告诉我,要自己判断,他们也是自己的经验累积起来的世界观,并不一定全面,那时候的Z是经历过大事件的人,说话总是有一种隐藏了一半的感觉,他总是有一种过来人的姿态,胸有成竹的教导你那条路该怎么走,哪些人该怎么看,那时候我总是抱着怀疑到态度反问他很多东西,在我看来,很多过来人的经历也只是他自己的故事而已,顶多做一个参考,走的路不同,遇到的人也并不都是你想象中那样,世界上的人的性格是千差万别的,在没遇见她之前,我很简单的把人的性格归为几类,我遇见某一个人,我就把他归到我定义的某个性格的框架下,但是遇到她的时候我就疑惑了,怎么样都对不上号,是完完全全认知外的,很特别的存在。
“可能我还是一个空想家,可能要经历一两次打击才能落到地面,变得实际起来”我对z说。也也许是我自欺欺人的本领太过娴熟,总在梦想着一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可是我得有一个行程,一个去寻找和求证的过程。

后来的行程中,这个国家的动乱,开始有了一些征兆,比如北方的人开始大部分的南迁,而南方的人开始在自己的土地上铸造起了厚重的防御城堡,那种你现在还可以看见的,很大石块混合泥土的城墙。

但我始终相信她是不一样的人,像一座隐藏的矿井,是你认知里面完完全全不同的人。这种直觉在我对她有所疑惑的时候,慢慢的显现出来。
最后一次收到她信息,是在一个快要晴朗起来的正午,纸片上她说她已经到了S地。后来我写过一些信去询问,再没任何回复。我知道当我赶到s地的时候,她已经又到了另外一个地方。
那么,你还会继续寻找下去么?
有一次,我在路上遇见了一个长着两个心脏的人,我把我的行程简单的编成了一个故事分享给他听,他就这样问我。
那么,你还会继续寻找下去么?
我说我不知道,我是一个很平凡的人,只知道去追逐自己向往的事物,喜欢美好而又温暖的东西,本能的逃避着冰冷而又敷衍的事情,可能有一天也会疲惫,不再想去寻找太远太冷的星星。但前提是,我像所有的勇士一样前进和寻找过。
“我说,她可能隐藏了什么东西”,长着两颗心脏的人说,“这个世界里生活着的人,每个人都有私心,那一部分你可能永远也窥探不到,是一个人真正本来的样子, 可能她不怎么信任你,就把自己里里层层的包裹起来,生活也包裹起来,内心也包裹起来,当一个人不怎么信任你的时候,他就可以展示给你很多样子,除了内心以外的任何样子”
他说你可以把感性和理性都讲给我听,我在身体里的两个心脏上称量一下,就知道哪个更重一点,你就知道自己该怎么走了。
我说不用了,我更在乎自己的感官,理不理性,在我看来都是毫无意义的事情,说起来,准确一点的话,我所有追求的大概也就是一份真诚,后面我变了味的寻找,一直想求证的,大概就是真诚。

千万不要相信你的感觉,那个人说,要理性,要务实,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精确的分析出来,你耗费了多少成本,收获了什么,就是因为这样,我的心脏才分成两个,我可以很准确的比对,哪个多些哪个少些。

真的么,真的可以衡量和分析么,为什么我遇见到人都要叫我落回地面,可是我还是一个固执的人,总有一种想试着飞的信念,这大概也是不成熟的一个表现吧。

后来这个国家就开始了战乱,我就在这个时候开始跟她断了联系,我放出去到乌鸦也再也没有回来过,我就一直在想,我的乌鸦是不是都死在了乱箭之下,还是,刚好趁着这个机会,她再也不用回我,就永远失踪了。

那个时候的战场,夹杂着粉尘,风起的时候总有一种刺鼻到味道,而我身处在这样巨大的历史洪流里面,心里面的战场也分外焦灼,后来那份焦灼慢慢包裹掉了我的心脏,那些逃难的人群惊恐到表情,也没有冲淡掉半分心脏上厚厚的尘埃,那一刻我总算理解,就算这个时候的宇宙塌陷,那种焦灼感依然会包裹着整个胸腔,人的心脏其实是大过宇宙的,驯服了心脏,也就什么都可以战胜了,后来我明白,人心脏上的能量实际上是有限的,没有一直的输出,也不会有一直的输入,不管什么时候,有一个平衡到状态,才能维持正常的生活,人付出什么,总会希望在某些地方得到弥补,所以,要管好你的能量,因为用错一分,身上就会感觉残缺一部分。
其实我很希望故事,能像很多正向的小说或者电影一样,有一个好一点的结局,比如故事的最后行走在路上的我找到了那个一直隐藏着自己的人,发现所有的这些不确定都是自己多想了,发现这些叫我落回地面的人都错了,但事实上虽然大部分人只看到事物的表面,但那表面大部分时候也是某种真实的折射,而这个时候我总体上来看我的路程,发现自己也只是在一个一个的幻象下面旅行,我太相信那些表面上看起来很好看的风景,不知道下面供养的土壤是是好是坏,所有的事情还是要自己亲历过了才知道真假。
其实我并没有变得跟大部分人一样,我还是坚持着某些观念,我不相信大部分人都相信的真理真相,或者他们称为的现实,我还是想变成独特的,只按照自己适合方式生存的人,亲历去发先事物本质的样子,我总抱着一颗,向着光明前进的心脏。
后来我偶尔会想起来,有些记忆会闪光的,跳跃的,就跟所有影视剧里面会用到的手法一样,不断的闪烁,而这时候的心情说不上上来,感觉自己就只是某个安静沉默的旁观者,这是我的体验。

关于最开始的梦想

每隔一段时间,我会找一两个时刻,跑到山上的废旧铁架台子上,看日落黄昏中,这个国家的都城慢慢融进蓝紫色雾里的样子,我那些小时候要乘坐蒸气式飞行器飞过大海和沙漠的梦想,慢慢的萎缩变形,变成工厂里加工成方形,用来制造飞行器的模具,它们还在,只是不断的被碾压,不知道什么时候成形而已,我就穿梭在这些充满白色蒸气的工厂中间,参与制造将会用来满世界飞翔的交通工具,其实说起来也还算是在路上,教我的那个师傅,在我看完第一次花了几个星期制作完的飞行器模型之后,语重心长的找谈了一次话,我有感觉到他似乎想换一个天份高的学徒,不过后来他决定开始教我画一些小东西,比如一个六边形螺丝最上面一层的厚度,还有,一根汽鸣钢管的几个圆孔,怎样分布会形成一个好的图形,那时候我明显感觉到我后天基础不够,我总是疲惫不堪底效率的做着这些!事情,随时准备着被撤离然后找一个新的起点,可是我已经不再年少了,已经不再相信远方这件事情,所以我在告诫着自己,加油加油,做好能做的。
       我在街边的时候,遇见过一个去过很多地方的狮子雇佣兵,他带了款好看的齿轮眼镜,仰起头来的时候,能从他的镜片折射出来的七色太阳光晕里,看到他深邃凝重的深情,他在说起远方这件事情的时刻,叼着烟斗,眼睛眯成一条线,他说没有远方这件事情,远方和这里一样,远方远不过你的想象。
         其实我知道没有远方这件事情,很早的时候从某本书里感受到了,所以现在我就想找一个相对安稳点的地方呆下来,慢慢成长为一个成熟大态的人,至少跟你接触起来,没有那么晦涩和僵硬。
     
     z是我现在人生向前的引擎。我拖着行李去过很多地方寻找起点,但总梦想着能在z旁边生活下来,就像现在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 在我还在寻找人生起点的时候,带着不多的家当去各种未知的地方,对未来充满着一种未知的渺小感,遇见的z的时候,z坐车下错了站,在早晨清冷的工业站台上,一副茫然的神情在寻找迷失世界的出口,我推开车身笨重的铁门,拖着行李下来,在人群里面,隔着早上太阳撒进来的光芒,看见z的样子,我一眼就看到了z的样子,在嘈杂的站台上,我在向她搭话问路的时候,火车巨大的汽鸣声淹没了我的声音,我不得不重复了两遍要说的话。然而z说她下错了站台,也不大清楚现在正在哪个地方。这奠定了z最初给我的印象,很多年后,我想起这个遇见她的嘈杂上午,我就想笑她神经大条这件事情,在她上车去某个地方的时候逗她一定会下错站,告诉她这是天性使然,不必挣扎。实际上在我看来,只有最天然的人才有这个样子,这个世界上的人总在小心的提防着周围,神情冷漠,而像z这样神经大条的,心里没有记挂,才能被早上清冷的太阳照耀到。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,遇见z的时候是我动荡不安的年纪,我对未来做着期许,却不知道起点从哪里开始,我像个沙漠里背着包四处张望的旅人,那个时候这个国家的都城给我一种陌生而僵硬的感受,整个都城上空浮荡的白色蒸汽里,来来往往的穿梭着飞行器,那些飞行器有时候会反射着太阳光,照耀到人的时候,总有一种昏沉沉的感觉,我那个早上就这样跟着z走,后来在z的对面住了下来,晚上遇见的时候寒暄的互道晚安,这应该就是这个故事的所有起点,是我潜意识里刻意为之的,我应该从一开始遇见她就觉得应该靠近,这是一种奇怪的无意识行为。
        在我后来寻找起点有一段时间,我又去了好几个地方,有一次到了与z隔着海湾的对面小城,我在那些交叉着锈迹斑斑铁管的楼道里住了下来,总在想象着可以跟对面的z说一些话,于是我坐在客厅里掉皮的沙发上,端着破旧的打字机写了我的感受。
      整整那个秋天到冬季,我在干燥而煦暖的气候里跟z通信,那些载满字迹的纸张,通过来回往返的秃鹰,带着羽毛抛撒在楼顶雕塑的鼻梁上,我在那段时间穿不厚的衣服,路过红花羊蹄甲开始落花的树,走在撒有阳光却正被冷风扫过的巷道里,想象着应该要告诉z秋天是一年最好的季节,找时间要感受一下。整整那个秋天,我都睡得很安稳,像倒在全世界最温暖的棉被里面。
         除了有一次,我等了很几天,也没有等到那天送信的秃鹰,我上楼顶检查了好几遍,直到入睡的前一刻,我还在辨别有没有秃鹰扑打着翅膀的声响,那时候我开始明白我掉入到了某种不可控的行为意识里面,于是我开始惧怕这种情绪,也就从那一刻开始,我时不时会提醒自己,关于离开,我是要学会的,不管是有还是没有,我得做好这个准备,所有故事有一个起点的时候就应该做好这种准备,很多故事没有完结中途就掉了,像一本书有一半突然就被撕掉一样,我所说的离开,大概就是这种类型。后来秃鹰又陆续开始出现,我却一直想问z,会不会有的故事只有序章,而有的故事只有一半,或者少了最后几页,他们都被撕掉了或者无缘无故不见了,这样的书有没有存在的意义,后来想了想,问了等于白问,这样的故事本来就存在,有多少,我都应该全盘接收下,这是命宿里面的东西,强求不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个冬天结束的时候,我背负着巨大的落魄感离开了那个小城,我在想z会不会是越来越远的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后来我做了很多很酷的小事情,比如我去过了丛林,穿越过了沙漠,走在那些树林里和沙丘上的时候我在想,我没能在天空观察大地的样子,大概也要用脚丈量下这片土壤,我跟着一个商队离开人声嘈杂的集市,走向风声回旋在沙丘的深处,我在那些滚动的干草旁越来越接近自己,当周围没有任何声响时,自言自语会多起来,那种感觉很真实,对比起来,会相信生活的大部分是一场幻觉这句话,大部分的生活是一场幻觉,我那时刻的幻觉却是一场没有规律的向心运动,而z是那个轴点,令我好奇的是,商队的领头是一只叫獾的动物,他好小一只,裹着头巾趴在骆驼因行走而晃动的驼峰之间,随时在看着前方,它向我保证,只要能躲过突袭而来的沙尘暴,就有一定能看到地平线上耸立的海市蜃楼,每个人看到的都不一样,就算是同一个地方,颜色也不一样,而我在那时候最想看到的是z的样子,于是我问领队会不会看见人,领队说当心中最深的形象被无限放大时,就能被看到,很多人行走了很久,故乡就占据了他们的胸腔,于是就看到家的样子,而有的人怀抱着巨大繁华的梦想,他们看到的繁荣的都城,而关于人的幻象,你在哪个地方都可以看到,不仅仅是沙漠里的海市蜃楼,他看了看我,然后说,想念是一种空洞而毫无实质的事情,你做一些当下的事情会充实很多,比如你想见某个人的样子,你就应该朝他的方向,想办法离他越来越近,而不是老想着在别的地方看到他虚幻的影子。
        后来,商队到了沙漠那头靠海的港湾,我在那边呆了几天,询问了好几个蒸汽的工坊,也没问到一个地方适合呆下来成长,我老在想领队说的那些话,于是在有一天的下午买了到z所在都城的铁船票。

也就是那一天,z成为了我的梦想。

     后来我又在z的对面住了下来,像沙漠里那只过着头巾的动物说的一样靠近了过来,可是z应该是繁荣的人,努力着把自己开在鲜艳的地方,而我这里却长满了草,尽管我想努力,但能做的事还是好少,我时常梦见z在我旁边,像颗太阳一样。

其实,人的成长,是一个迷失自己的过程,最初的时候,自己跟世界的界限很清楚,后来,慢慢的被周围融了进去,慢慢的就变成了大家,对本我不再关注,对宇宙,对历史不在关注,找到某种可以重复的生活,不动脑子的死去。

兔子毛发的顶端

想象一下,你在大气层左右的位置俯视,你看到自己脚下的这个星球,我们在上面生灭,人把自己的五感全灌注在周围的变化之中,所有的感官都是平面性的,而你现在在的这个高空,是在垂直于这个平面的竖线上方,发现下面人的变化转瞬即逝,而他们本身却把这些变化看成天大的事,总想守住什么东西,或者什么万无一失的办法,有多少人爬到过兔子毛发的顶端向外张望?可是张望的意义又在哪里,清醒的人能幸福,还是糊涂的人能幸福,取得基本需求物之后,不要再向往更繁华的东西了,那些是转瞬即逝的事情,得去很多地方,去当一个别人生活的过客,不做停留

总会停留下来的

我一直都没有,

对未来生活在远方这件事情,

抱有疑虑,

舍弃掉岁月早些时候,

在血液里慢慢绽开的慌张,

我一直都没有,

对要走的路会有伴河流的声响这件事情,

抱有疑虑,

打理好一颗不需要怎么收拾的心脏,

等待着总会停留下来的慢时光。

回答小布格

所以,你去过了很多地方罗,布格好奇的问。
是啊,去了蛮多地方。
站在他前面的这个女孩嘴唇上扬,嘴巴裂得老大,虽然也是在大晴天,但她身上总有一种比这个夏天更明晃晃的感觉。
跟你说个好玩的,有一次我站在一个巨大的睡莲叶子上,趟过一条满是鳄鱼的河,我的包在一半的时候掉到了河里,你知道我怎么做的么
怎么做的
不管啊,哈哈哈,我真的什么也没管,躺在叶子上飘到了对岸的村落
包不重要么
重要,我包里面装着所有在人群里生活的必需品,但我也不可能下河去捞啊,而且我在那段时间,怎么也用不上那些东西,索性就不管了,彻彻底底的归顺自然,学着当地人的样子采摘野果,做果干,做果酱,老实说那些东西蛮难吃的,在没放糖的情况下,后来大家合伙采到了很多蜂蜜,我那时候不懂,被蛰成了胖子,还好有惊无险,村落里的人给我涂了些野草汁,那种带有紫色汁液的,两天就好了。

所以这个世界有多大啊,布格在一个地方生活了很久,对外面总是好奇得要命。
这么给你说吧,有一次我站在一个很高的山上,那种在地面上看有低矮云层环绕的高山,我从上面往下看的时候,你猜我看到了什么
什么
我站在一头死去的犀牛角上,我目所能及的地方,都是这头犀牛躺下来后身体的形状,是那种你不留心就看不到的样子,我那时候被深深的震撼到了,想,我们到底是有多渺小,是不是真有上帝存在这件事情,我们的眼界太小了,不管在哪个地方,就看到环绕四周这点点视界,我们就是那种小人国里面的居民,有一天,你走出去会被这个世界的大吓一跳。
可是,不是有很多人也说,很多地方都很危险么,路途上总会遇到不好的事情,相比危险刺激,我更喜欢安定和一成不变。
啊,你说这个,是这样,并且你听到的看到的别人提到的远方,都是被刻意美化过的,那些那方并不是你想象中的样子,有些地方甚至变得很糟糕,


所以你觉得,大部分时间重复的生活,偶尔出去看不一样的东西,跟,大部分时间看不一样体会不一样的生活,偶尔回家,哪种生活才不负一生,

那时候的H在昏暗的列车上穿梭在城道里,有好几次他在上面睡着了有又突然醒来,脑袋里面闪烁着好几个未做完的梦,他说,有一天我梦见了柔软的东西,它在我脑袋的深色里扭动着身体,逆着光,只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,但我却能感受到它身上的温度,我总会在昏昏沉沉的时候感受到,它像一个引导者,或者本身就是一个入口,但是我总是靠不近,所以每次我都想回去好好睡一个觉,在梦里面清醒过来,看清它的样子,你知道么,我觉得那样子昏昏沉沉的时候才是我清醒的时候
         有一天有一只猫靠近我,它在我身边打着呼,在我的脚边蹲下来,但我却不知道怎样和它相处,我总是在火急火燎的赶着路,那天我梦到那个迷糊的梦的时候,我就去看它,再遇见它的时候它却离得远远的,没有叫声也不会靠近,于是我在夜色里自顾自的说着话,我说猫猫啊,过来,我不是那么一个冷漠的人,他们都不听我说话,他们都在看我身上有没有彩色的光芒,小孩子在看我身上有没有糖果,因为我总在黑夜里啊,昏暗的灯光照不出彩色的光芒,我总是在傍晚的时候追逐着下坠的太阳,总是在忙着奔跑,所以身上也没有糖果,所以我就沉默下来,在黑色里沉默下来,穿过城道,你要来么,去我住的地方,我想花一些时间不再奔跑,想早起来指给你看早上鲜红的太阳,想看你摇晃着尾巴认真的盯着太阳看,要有一副认真生活的样子,辛苦一点也不要敷衍。20151001